511.超級骯臟和心胸狹窄

作者:人間武庫 返回目錄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校花的貼身高手美食供應商第一序列超級無良學生官場局中局奪舍之停不下來女總裁的貼身高手女帝的大內總管

戀上你看書網 www.kzsuri.icu ,最快更新穹頂之上最新章節!

    第二天,年初二,爺爺和孫女照樣重復著他們簡單的生活。

    依然清晨從門前過,傍晚過門前回。

    然而,這一天對于不義之城而言,其實很特殊,很重要。

    整座城市不管身在哪個階層的幾乎每一個人,都在關心、關注同一件事:

    舊有三大超級勢力和青龍幫之間的談判。

    因為這將決定在之后的時間里,這座城到底是全面開戰,還是只不過換一家超級勢力上位,繼續維持相對穩定的格局。

    他們都失望了,失望不是因為談判破裂,而是下午約定好的時間,超級勢力三等一……青龍幫沒來。

    理由是刀老大受傷了,青少校重傷不起。

    “青少校真的傷得很嚴重呀,爺爺?”名字叫做袁小欣的小女孩,在那處門前不自覺停住了腳步,“唉,我好像有點難過,他們說他從海邊回來的時候,都還好好的呢。”

    因為心理和情感上的傾向,小丫頭一路上已經嘀咕詢問好幾遍。

    “想來應該是真的,畢竟是這么大的事情。”

    雖然街面上最普及的議論,大致并不是這樣,老人依然說。

    他對這群人的信任感和好感全部來自吳恤。

    那個年輕人身上的純樸和真實,絕不可能是偽裝出來的,這一點袁有闕可以用他八十多年的人生閱歷保證。

    結果,第三天早上,當爺孫倆又近這家門前的時候。

    “嗖……砰!”

    不遠處,一副鐵甲突然被從開著的院門里砸了出來。

    看著感覺就像是一發炮彈射向地面,然后,它在地上劃出了一道長長的痕跡。

    因為這一幕,袁小欣懵了一下。

    “哇,鐵甲……”

    “是沈少尉嗎?”

    她嘗試把現在看到的和故事里的人聯系起來,猜想著。

    沒等她得出確定的答案,“頌”一聲,另一個身影出現,快速俯身起身,反向腰部一擰,又把鐵甲砸了回去。

    “砰!”

    “乓砰乓啷……”院子里好像還有其他人在混戰。

    爺孫倆認得吳恤,他被扔出來了,重重地砸在地上。

    袁小欣嚇得“啊呀”一聲。

    吳恤聽見轉頭。

    目光碰上了,爺孫倆站那,目光關切對他笑了笑。

    吳恤爬起來也跟他們點了點頭,然后轉身殺回去。

    就這樣,在一陣“噼里乓啷”中,他們又一次經過這家門前。

    “爺爺,爺爺,剛才那個人是不是青少校呀?”等到走得稍遠些后,袁小欣問。

    “哪個?”老人偏頭說。

    “摔鐵甲的那個呀,乓乓乓乓,太快了,我就沒看清。”袁小欣凝神回憶著說。

    當爺爺的仔細想了想,有些頹然說:“可能是吧。”

    “可是他不是重傷了嗎?”孫女天真問。

    “這個,大人的世界比較復雜,你不懂才是對的。”

    “哦,那爺爺懂嗎?”

    袁有闕:“……”

    沒有人理解青少校到底要做什么,就像他們不知道,他到底會給這座城市帶來怎樣的改變。

    …………

    第四天,第五天……

    就這樣一直到了元宵節。

    這一天是1993年的2月6日。

    這個清晨,吳恤人生中第一次在一對一單挑中輸給了賀堂堂,自此,正式進入溪流鋒銳戰力下位圈。

    這個清晨,在爺孫倆經過后的三層小樓前,一個特殊的身影,出現在那里。

    黑色長風衣,把領子立起來了,另外頭上還戴著一頂黑色的呢制禮帽……這樣就差不多把白發遮擋住了。

    束幽抬頭,看了看院子里飛上去又落下來的鐵甲,調整情緒,抬腳一步邁進去。

    院子里的人停下來,回頭看他。

    “束幽老大?!……哎呀,真的是,束幽老大過年好。”

    韓青禹松開裸絞,從地上爬起來,拍拍手上的塵土,走過去伸手。

    “青少校好。”束幽無視了他伸出的手,聲音冷淡說。

    他有潔癖!就算沒有,他也不想和這個家伙握手。

    “束幽老大親自登門……”韓青禹把手收回去,頓了頓認真問:“是來拜年的嗎?”

    “來……”束幽心說我拜你大爺啊,要是可以的話,我今天就是來砍死你的。

    這十幾天,青龍幫一邊拖延著談判,一邊已經把黑手勢力范圍內他們能搬走的東西,全都搬光了。

    比如所有工坊里的金屬塊提煉設備,相關工作人員……甚至車和一些不錯的家具等等。

    用外面的話說:簡直就是掘地三尺。

    束幽實在無法理解,為什么一個被陳不餓那么看重的人,會是這樣子的?

    同時,在大部分消化吸收了黑手的人手和旗下勢力后,青龍幫的戰力規模,也達到了恐怖的5000加,其中約十名左右的頂級戰力,和至少兩名超級。

    到底他要這么多“錢”,這么多人干嘛?!

    束幽不理解,因為不義之城的超級勢力,通常都很精簡,頂多也就1000——1500人左右,多了并沒有意義。

    是想用來對付我的嗎?在這里,這好像沒意義吧?!

    要說他是想統一不義之城,那就更搞笑了。

    對于這座城而言,你可以憑實力擁有王座,但是統一和統治,根本不可能實現。

    因為它總共就這么大,這么些資源,而到這里來的亡命之徒,無窮無盡,源源不絕。

    在這兩點不變的基礎上,任何嚴格的規則和分配制度都注定無法維系,只會從精神上毀滅這座城市。

    懶得思考了,也懶得說,束幽抬手,“嗖”一聲扔過去一個布袋。

    韓青禹伸手接了,順勢捏了捏,又掂了掂,覺出是金屬塊,標準規格五十塊一塊不少。

    所以,真是一個很體面的超級大佬啊,韓青禹在心底感慨了一下說:“可是晚了這么多天……”

    “我猜你想說我需要支付利息。”束幽打斷他的話,用目光示意院子里其他人說:“說出來,我會付給你的,就當作是你朋友的安葬費。”

    他的語氣聽起來依然冷淡,但是很顯然,已經差不多炸了。

    打不過!韓青禹明智地選擇了閉嘴。

    “我記得你挑戰絕殺館的第一戰,打敗的人是殺手榜第十四位,骯臟的威廉姆斯,對吧?”

    似乎依然沒有消氣,束幽突然沉聲問。

    韓青禹有些困惑地點了一下頭。

    “你確實打敗他了……你比他骯臟多了。”束幽感嘆說。

    “所以,超級骯臟韓青禹?”

    說話的是溫繼飛,他笑著。

    不義之城的幾乎每個大人物,都有一個帶名字一起叫的外號。這些外號通常用于概括這個人的特點,英文聽起來還好,翻譯過來就只剩簡單粗暴。

    青子暫時還沒有這樣的稱號,或者人們覺得青少校和The King這些,可能就算是了。

    束幽扭頭看了溫繼飛一眼,仔細看他的手。

    這證明他從武力的視角研究過瘟雞。

    然后進一步證明,他切實想過和面前這群人開戰。

    “我很贊成你的說法。”束幽頓了頓,收回目光說:“不過我更想知道,你們有沒有聽說過我的外號?”

    一群人互相看看,茫然搖頭。

    “看來沒有。沒事這很正常,因為最近的這十多年,確實已經很少人敢于這樣叫我了。”

    束幽指了指自己,說:

    “自我介紹一下,我是心胸狹窄的束幽。”

    這聽起來像是威脅。

    PS:上午沒更,預想大家會很生氣,對不起。

    但是我確實不到六點就起了,然后就坐著,碼不出來,焦慮,煩躁,心慌,胃疼……因為我自己前天發現,這段過渡,我好像怎么寫,都會寫成流水賬。

    現在的情況,大概勉強算找到出路了,我吃過飯會一直寫。

    對不起啊。

    跨過這段,后面還挺精彩的。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超准36码特围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