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零七章 前輩怎么了

作者:小圓源 返回目錄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飛劍問道圣墟龍王傳說元尊斗羅大陸3龍王傳說逆天九小姐:帝尊,別跑!不朽凡人雪鷹領主

戀上你看書網 www.kzsuri.icu ,最快更新圣武稱尊最新章節!

    由芥子靈界所化不為人知的神秘空間內,神隱在階下畢恭畢敬地匯報,聽其所問,高高坐在高背水晶王座的靜雪略作沉吟,道:“前輩,第一階段有點短,可否再延長到半個月?”

    相比十天將金丹無暇化推動到九成以上,她覺得還是花十五天更穩妥一些。

    神隱沒有絲毫猶豫的點頭,一拱手,恭聲道:“謹遵大人吩咐,那就把這兩個階段各分為十五日好了。”

    他心里卻想,這么一來就要對最終傳承階段作出妥善安排了,否則剩余下來的各方歷練者還有約莫七八萬之巨,不好好分出個層次來,是不容易保證其在短短的十五日內盡數得到理想的傳承。

    靜雪輕輕點頭,心神退出這方空間,回到現實中,過了一會兒,嘴角沒有意識地微微揚起,勾勒出一抹甜美笑意,卻是進入安穩的夢鄉了。

    翌日一早,駐扎在第二第三階段分界線之前的各方隊伍都是早早醒來,收拾集結罷,在約定的時間之前抵達透明帷幕之前。

    當然,好幾天前神隱便與他們約定了具體時辰,時間上不會出差錯。

    楚天自也與靜雪,社團的同伴們及時趕到透明帷幕之前。

    圓形,連接天地般的透明帷幕之前,各支人馬如螞蟻抱團一般集結。

    神隱王以俯視著的角度,都能看到人群集結成大小不一的人堆。

    由于最終階段范圍有限,俊杰們在各自隊伍中互相觀望,倒也能見到不少平時見不到的熟識者。

    大多數熟識者的實力感覺上去,也和他們一樣,得到了不小的提升,這顯然是得益于此間遺跡之地的各類機緣。

    雖說原先神隱弄出這么多的機緣,未必存有好心思,多半還抱著養肥了再殺的險惡打算,但客觀講,他精心設下的這些機緣,的確是讓進入此間的各方俊杰的實力,甚至是整體底蘊,都得到了或明顯或長遠的提升。

    互相觀望,亦或往前方打量中,時間點滴流逝,楚天他們到場約莫半個小時后,終于來到了約定的時間。

    這時,一張龐大的悲天憫人般的面孔出現在所有人的上空。

    雖然有些虛幻,而且飄飄蕩蕩的,但很容易從那股悲天憫人的正義氣質,炯炯深陷的雙目,以及矍鑠的精神辨認出這便是九千年前英者聯盟名滿天下的大英雄,無私開辟本次遺跡戰場,造福當代東圣域年輕一代的神隱前輩。

    于是,他們大聲歡呼神隱前輩。

    大家都是在此間得到了不小的好處,加上原本對其的敬意,一聲聲歡呼倒是發自由衷。

    神隱如火炬般的目光帶著無匹威嚴從下方掃過,貌似漫不經意,實則十分在意地從容貌傾城,窈窕纖細的靜雪身上掠過。

    但見到這位實力不知比他強大多少倍的恐怖人物,做出小女生般小鳥依人的態勢,纖纖玉手溫柔地挽著身畔銀發少年,美目同樣帶著感激,敬畏仰視自己時,盡管他竭力控制,老臉上也不由浮現出一抹震驚。

    他不由滿帶驚訝的看了看被靜雪挽著,卻似習慣了的楚天,一股膜拜之意發自由衷地從他內心深處爆發火山般噴薄而出。

    原本就算楚天在眾多歷練者中出類拔萃,也絕對印不起神隱這種老家伙絲毫多余的關注。

    但此時此刻,見此情此景,即便神隱見多識廣,也不由狠狠地倒吸了一口涼氣。

    此子真是...恐怖如斯。

    抬頭仰視出現在天空中神隱面容的楚天心下迷惑。

    “神隱前輩在驚訝,哦不,應該說是震驚,此間難道有值得神隱前輩震驚的事嗎?這...不可能吧?”楚天滿是不解。

    正當他疑心自己看錯了時,突然聽身邊的人生怕被聽到似的,竊竊私語地議論起來。

    “神隱前輩在震驚,我沒有看錯吧不應該啊。”

    “你也有同感,這么說來,就不是我看錯了。”

    楚天驚訝時,突然聽到身畔的靜雪輕聲咳嗽起來。

    原來她感知敏銳,自然第一時間注意到神隱表現的不妥,便以咳嗽提醒。

    神隱聽到她咳嗽,心中一凜,強行將老臉上的震驚忍住。

    他剛辛苦將震驚忍住,卻見楚天聽到咳嗽,將目光從他臉上收回,落在其身畔的靜雪身上,抬手覆于靜雪美玉般光潔的額前,關切地問道:“小靜,你身體不舒服,昨夜有點涼,你是不是沒睡好?”

    他很快又想起像他們這樣的強者,是不應該因那點涼意身體不舒服的,修長眉毛微皺,道:“是不是因為這是最終階段,你太緊張啊,你啊,心里素質還要提高才是。”

    “雖然神隱前輩設置的機緣一定很了不起,可你也要沉住氣,若大驚小怪的,反倒折損了自己的身子。”

    靜雪兩腮微紅,輕輕推開覆在她額前的手,美目看向楚天,不好意思地說:“天哥,原來被你看出來了,我是有點緊張,嘻嘻。”

    “沒事,你還小,等你長大點,見識廣了后,遇事就不會沉不住氣了,沒事,有我在你身邊,不用緊張的。”

    楚天大咧咧地道,一面說,一面將大手放在她螓首之上,寵溺地揉搓了幾下。

    話說他最近做這種事習慣了,好像有點上癮,此時為了安慰靜雪不經意就做了出來。

    靜雪倒是不好再將他的手推開了。

    她知道這陣子在場人數雖多,神隱卻一定關注著自己,不可能注意不到,俏臉一片嫣紅,羞澀性子上來,夢幻般的美目只敢盯著自己腳尖,連頭都不敢抬起來。

    見狀,神眼珠子都差點從其深邃的眼眶中突出來,嘴巴張大極大,露出一個能吞雞蛋般的神色。

    這個有損其大英雄形象的神色很久才消失,他看了在楚天身畔,乖巧地像個溫柔小女生般的靜雪,老臉好一陣抽搐,表情扭曲,一副想笑又不敢笑的表情。

    若不是心里對靜雪敬畏忌憚到了極致,他恐怕早就忍不住爆笑出聲了。

    然而,他忍了又忍,終究還是沒忍住,哈哈哈地爆笑出聲,聲若雷震,與平常形象迥異,下方各方俊杰都是一臉震驚地看著神隱。

    這可不是他們認知中不怒自威,不拘言笑的神隱前輩啊。

    而且,發生什么了能讓前輩笑得這么開心。

    不妨說出來讓他們也樂一樂。

    楚天揉搓靜雪小腦袋的手也不由停了下來,卻沒有徹底拿開,也是震驚地仰頭看著空中的神隱。

    他覺得自己的三觀都受到了嚴重的顛覆。

    他一向尊敬,崇拜的神隱前輩,今天究竟是怎么了?

    靜雪俏臉殷紅如血,嬌軀的膚色由于不好意思,都是變得如水晶般透明,她人在楚天身畔局促地站著,一部分心神卻出現在正在爆笑的神隱的腦海中,凝聚出其本人窈窕纖細的虛影。

    她傾城的容顏此時冷若冰霜,美目用殺死人般的目光,帶著就連圣兵都遠遠無法媲美的鋒銳,極盡兇狠地瞪了神隱一眼,惡狠狠地道:“前輩,你...想死嗎?”

    正在興頭上的神隱,猶如被一盆至寒的冷水兜頭澆下,從頭涼到尾,骨子里都是發亮,連忙將爆笑忍住,但用力過猛,爆笑就變成了一聲聲的咳嗽,力道倒是比剛才的靜雪重上許多。

    見狀,楚天在震驚之余,腦海中不由無厘頭地想到:“今天是什么日子,大家都咳嗽,小靜倒也罷了,現在連神隱前輩也這樣,莫非前輩是被小靜傳染了不成?”

    神隱好歹咳嗽幾聲,連忙忍住,目光一掃,見下方一道道震驚而不解的目光,老臉一紅,輕咳一聲掩飾尷尬。

    旋即不怒自威的神色再度在其臉龐上浮現,道:“剛才遭遇了一點意外,這不是重點,重點是本次遺跡之戰的第三階段正式開始了。”

    聞言,場內原本并不十分嚴肅的氣氛頓時一肅,凝重之色出現在每位俊杰臉上。

    他們都是知道,正戲,來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超准36码特围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