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冰箱票

作者:安溪柚 返回目錄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校花的貼身高手美食供應商第一序列超級無良學生官場局中局奪舍之停不下來女總裁的貼身高手女帝的大內總管

戀上你看書網 www.kzsuri.icu ,最快更新騰飛我的航空時代最新章節!

    莊建業無論如何也沒想到眼前這貨對廠里各家情況如此了如指掌,只說了老寧家,就能扒到寧部長,看來這貨為了目標沒少下功夫,只可惜自己比他快上一籌。

    但下一刻莊建業又覺得有些不對勁兒,他沒記錯的話眼前這位差點因六分廠的事兒,打鋪蓋卷兒攆回家,怎么又跟六分廠攪在一起?詫異的問道:“六分廠?你的事兒還沒完?”

    “嗨,就知道你會這么說,我跟六分廠沒啥事兒了,可沒辦法,誰讓我是計算站的,六分廠把鉚釘模的試驗數據送到我們哪兒,我這個黑戶自然被領導拉去當壯丁,什么臟活累活一股腦的丟給我,我是不想干也得干。”

    對黑戶的事兒,彭川沒想著隱瞞,當初跟岑師傅懟上的時候就已經公開了,彭川索性也就不遮掩了,更何況他現在還指望著莊建業幫忙自然要開誠布公。

    莊建業到沒在黑戶上多在意,反而對六分廠鉚釘模的事很好奇:“這么長時間,六分廠的鉚釘模還沒解決?”

    “誰說不是呢!”彭川也是一臉無奈:“要說啊,這事兒也怪六分廠的廠長,這位是咱們廠堅定的軍品支持者,跟9號樓的那位總廠廠長尿不到一個壺里,本來這問題交給工藝處、金相室、材料科一起公關下就行了,可六分廠這位脾氣比犟驢還倔,寧肯自己干,也不肯向總廠廠長低頭,慢吞吞的也就不奇怪嘍。”

    莊建業沒想到彭川還了解如此錯綜復雜的內幕,可細想一下似乎也不盡然,既然不想低頭,干嘛還找計算站?

    要知道計算站跟工藝處、金相室等部門一樣,都需要總廠廠長批復才能協助,否則一個正規部門怎么可能平白無故動用寶貴資源給一個分廠幫忙。

    最有可能的是永宏廠轉型民品過程中資源占用率過大,導致六分廠就算提出申請也要往后排,如此一來還不如自己挑大梁來得效率。

    事實上也的確如此,六分廠不是不知道鉚釘的廢品率高,為此不止一次找總廠領導,希望能組織攻關一下。

    可惜永宏廠民品路子走得太快,占據很大一塊資源,讓總廠領導有心幫也一時騰不出手,只能先拖著。

    六分廠見狀也是心急如焚,不然又怎么可能私下找彭川幫著出抽樣方案,后來又借著莊建業點出鉚釘模有問題大肆做文章,無非是不得之下,希望借著這些事向總廠施壓罷了。

    總廠當然也知道六分廠生產的鉚釘很重要,畢竟是軍品嘛,再加上最近聽說部委要編制重點軍保名單,永宏廠就算想走民品,但軍品這個享受政策的支柱也不想放棄。

    于是便做了個不是決定的決定,那就是先讓六分廠先擔著,總廠這邊盡量給予方便,等民品的事情告一段落,再集中力量解決六分廠的事兒。

    六分廠的領導盡管不滿意,但也知道這是當下最好的辦法的,就這樣挑起改良工藝的重擔。

    彭川不知道莊建業已經透過他的話把真實情況分析的八九不離十,這邊還自顧自的說道:“只可惜六分廠心比天高,命比紙薄,口號喊得是轟轟烈烈,可內里卻沒半點兒真材實料,不過也沒辦法,誰讓六分廠特殊時期鬧得最兇,把一大批技術資料全都給毀了,結果現在好了,一個個全都抓瞎了,要我說六分廠也是自找的,都這樣了搞民品算了,非抱著軍民不放……”

    絮絮叨叨說了半天,莊建業是越聽越亂,忍不住打斷問道:“那你干嘛還幫著六分廠,讓他們自己弄不就行了?”

    “你以為我愿意呀,還不是為了解決分配的事兒,六分廠的沈廠長說了,只要這回幫他們搞成,就幫我出頭落實關系。”彭川嘿嘿笑著,有種守得云開見月明的感覺。

    可莊建業卻一臉古怪,你去拿好處,關自己什么事兒,所以本來興致缺缺的他就跟不上心了,準備閑聊幾句就離開,小姨子崴腳可不是小事兒,要是被曉惠知道了自己就這么把人家拋開不管,非得怪罪。

    彭川一直注意莊建業的變化,見其沒啥興趣,當然知道根子在哪兒,不等莊建業開口轉移話題,彭川便繼續說道:“我這里是落實關系,兄弟你這里可就是直接提干了,六分廠的沈廠長可是說得明明白白,誰能幫解決六分廠的問題,就給誰加一個級別,他雖然總廠廠長尿不到一個壺里,可畢竟當過人事處處長,聽說跟總工程師和黨高官的關系也很不錯,完全有能力辦到的。”

    頓了一下,又意味深長的看著莊建業:“你既然跟寧姑娘好上了,自然知道人家老爹是什么人物,說是咱們廠最要面子,最眼高于頂的也不為過,你一個普普通通技術員寧部長能放在眼里?可要是提干就不一樣了,干部身份,又是大學生,又有能力,怎么也能讓人家高看你一眼不是。”

    聞言,莊建業不禁瞇起了眼睛,心說這貨的一張嘴還真是騙人的鬼,還好自己閱歷豐富,多少清楚寧老爺子的盤算,這要是換個不諳世事的,沒準真被這貨給忽悠了。

    彭川哪里知道莊建業想的是什么,看他瞇著眼摩挲著下巴,還以為被自己給說動了,當即就把最后的殺手锏給亮出來:“冰箱票知道吧?”

    莊建業聽彭川神秘兮兮的說,登時就張大了嘴巴:“你有?”

    這東西莊建業不陌生,進廠這么長時間了,多少也見過,可大多數是在9號樓的財務處,這是上級部門發給永宏廠的份額。

    沒辦法,這年頭連糧、油、肉、蛋這類生活物資都要憑票購買,電冰箱這類工業品更加緊俏,哪怕你錢再多,沒有票具也別想買到手。

    所以這類冰箱票已經不單單是一紙票證,更代表一種財富,一種地位。

    正因為如此,哪怕是作為冰箱生產主體的永宏廠的職工都很難弄到一張,卻沒想到彭川這個黑戶有。

    只見彭川嘿嘿一笑:“現在沒有,不過只要能把六分廠的事兒辦成,沈廠長答應拿冰箱票做福利,只要參與有一個算一個都有。”

    冰箱票做福利,莊建業一琢磨猶豫道:“我這邊還擔著任務,去你那邊可能不方便,你看能不能我在這邊幫你看看,你看成不?”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超准36码特围资料